【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】手机端浏览器(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,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)
公告: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兔友及时更新收藏,爱收藏不迷路,大白兔永久地址(HTTPS://DBT11.com),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!!!

出生在民国的豪放女子(5)


  美津笑打着逸秋说:「你啊!说话越来越粗。」当我们用餐完毕,正要享受副餐时,我电话突然响起,原来是阿基打电话来说,逸秋的前男友被他打倒,正趴在阴暗的防火巷里,并且还在他的下体上捕了一脚,我满意的直笑,并要他赶紧回去休息,当逸秋知道消息后,非但没有不舍还神情愉悦说!活该。
  一日在办公室里少原打电话来提醒邀约的事情,下了班后我要阿基先回去,我跟逸秋、美津三人同时赴约。
  少原一看到又多了一位美女愣了一下,在我介绍后,渐渐的,美津也摆脱羞涩,我开口说:「少原阿!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。」说着拉他到楼梯间。
  一进无人的楼梯间,他立刻抱着我,我也回应热吻,直到我推开他,他才意犹未尽的放开我,我对他说道:「原,我帮你找了美津这个大美人,你要怎谢我啊?」
  少原听言高兴的说:「你要我怎样谢你都可以。」我撒娇的说道:「人家等会要你用力的干我,顺便收拾美津这个浪蹄子好不好?」
  少原点头的说:「没问题,小蝶,你对我真好,不但让我享受人间艳福,还介绍一个大生意给我,真是太感激你了。」
  我继续敲诈的说:「人家可是都为你着想哦!你可要听我的话哦!」少原点头说:「嗯嗯,当然一定都听你的。」
  我说:「那等会你先开各支票给美津,不然他的衣服好少哦!」少原说:「没问题,要多少你说。」
  我说:「你开各五十万好了。」
  他说:「哇!这么多哦!」
  我说:「怎拉?舍不得哦!里面当然包含我跟逸秋的治装费用,如果舍不得就算了。」说完转身嘟嘴。
  他在我身后抱着我讨好的说道:「怎会舍不得咧!以后还要你们多关照我的咧!」
  我笑着捏捏他的脸颊,媚眼横竖的说:「贫嘴,走了拉!」在餐点来之前他递给我一张支票,我看了一下满意的收入皮包。离开餐厅后少原开车带我们去他在纱帽山的别墅,一进别墅后少原倒了红酒让我们饮用,我们四人在宽敞的花园里边喝边聊,并且一直要求少原在客源上多多帮我们介绍,少原当然满口的答应。
  藉着在酒精的助燃下,我故意当逸秋跟美津的面前,将身体赖在少原身上,并主动将鲜嫩的红唇送到他面前,少原毫不客气的低头含住我的唇,温柔细腻的吮吸,舌尖顺着我的双唇轻舔,进而将舌尖深入口腔,一手隔着衣服在我的胸前揉戳起来,我的舌头回应的与他缠斗,一手隔着长裤在他的肉棒上揉套着。
  逸秋倒是习以为常,美津则是脸红不已。当少原将手深入我的胸罩里时,我也解开他的拉链,并把肉棒拉出来套弄。逸秋看了情欲大动,竟主动的与美津舌吻,美津刚开始还有些害羞,但在逸秋的引领下渐渐的,开始热情迎合逸秋的舌头,两人彼此为对他解开衣服,逸秋突将美津压下然后转头,低头在美津的白虎穴舔了起来,美津也往上舔起逸秋的嫩穴。
  少原看她们居然玩起六九口交,于是急忙的将我推倒,并解开我的短裙与内裤,并要我双手抓住自己的膝盖(我的腿呈现M字形)整个鲜嫩欲滴的白虎穴上已有稍许的淫汁,他看了一眼,伸出舌尖在穴缝上由下往上舔(好像狗儿在舔食一般)享受阴唇之间渗出的蜜汁,我激动的将头部往后仰,口中呻吟着:「嗯嗯嗯……原……好……美……好舒服……舔的我好酸……哦哦……」在我淫声浪语下,他舔的更卖力,并将舌尖探入浪穴里,不断的上下抖动拍打阴道壁,我忍不住在他嘴里喷发出阴精。
  「哦哦……不……不行……了……呜呜……要……去了……」喷出的阴精被他全数吞入口中,只听到他不断的吞咽,估鲁、估鲁。
  我无力的喘息着,这时美津跟逸秋也在彼此的口中喷发阴精。
  「啊啊……津姐……哦……你……好……好会舔……要……去……了……哦哦……」
  「秋妹……我……也……要……到……到了拉……哦哦……」我们三人几乎同时高潮,就剩少原还挺着肉棒,我起身要他躺下,低头将肉棒含入口中,慢慢的套弄起来。
  而美津与逸秋则爬过来舔着他的乳头。
  一会我吐出肉棒爬上他的身体,一手称着他的胸膛,一手扶着肉棒对准浪穴口,慢慢的往下坐,直到肉棒完全没入看不到根部后,开始忽上忽下的用浪穴套弄肉棒,一手揉戳自己硬挺的乳房,少原不时的将臀部望上顶,我大受刺激的喊出:「哦……原……干死我了……好舒服……臭屄要让你干死了。」这句烂屄、臭屄是从逸秋口中学来的,当HIGH的时候倒是满管用的,这时美津忽然跑过来将我的奶头含入口中吮吸,而逸秋则是将浪穴对着少原的嘴坐了下去,我跟逸秋两人都大喊舒服。过瘾,没多久我又高潮了:「啊……我……要了……哦哦哦……」


  阴精随着我的拔出而流到肉棒上,逸秋跟着往后娜动先将肉棒上的阴精舔食干净,然后手扶着肉棒慢慢坐下去,并开始摇摆他性感的腰枝,美津一旁不知该如何,我爬起来从他的腋下将他拉起,要他把浪穴坐上少原的嘴,当美津刚坐下少原的舌头迫不及待的探入她的白虎穴里。
  美津被舔的开始摇摆臀部,而肉棒上的逸秋同样得也在摇摆臀部,只看到逸秋突然越摇越快,口中开始浪语连连:「哦……好爽……烂屄……爽死了拉……用力顶上来……我要到……到了。」
  当逸秋高潮后立刻滚下少原的身体,少原转身而起要美津像母狗般的趴下翘起臀部,美津乖巧的趴下转头媚视着他,少原提起肉棒用力的插入美津的浪穴,美津倒吸一口气好深。
  少原在美津的屁股上一边拍打,一边耸动着肉棒直插浪穴,我跟逸秋分别来到美津身边,一人一手揉戳她的乳房,美津激动的浪叫:「啊……干死我了……好美……蝶……秋妹……嗯嗯……」
  我见美津神情激动,并且看少原开始呼吸急促,于是在少原的屁股上猛打,并催促他:「原……快在用力一点,操死这个淫妇,欠干的母狗。」在少原快射精时,美津已经先一步高潮了,逸秋叫美津夹紧浪穴,少原做最后冲刺,当他大叫一声啊……我赶紧拉出她的肉棒,低头将肉棒含入口中吞吐,他将我的嘴嘴当作浪穴冲刺,一会肉棒顶端吐出浓浓的精液,等到他不再颤抖后才慢慢吐出肉棒,并嘟着嘴要美意跟逸秋过来分食,两人知情识趣的接收我口中渡出去的精液。
  少原无力得躺在草皮上喘息着,我们三人一起去冲洗,出来后我低声的对少原说:「原,喜欢我们三人吗?美津没让你失望吧!」他笑着猛点头:「棒……你们三人太棒了,美津也没话说,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,我一定帮忙到底。」
  有了他的保证更是让我们开心极了,一会少原进去冲洗,出来后一身休闲服开车载我们下山。
  回到家中后我支票家给美津,美津愣了一下,我向他解说这是少原给我们三人的治装费,要他明天存入银行,等交换后再拿出来一起去瞎拼,美津点点头亲吻了我跟逸秋一下,先去洗澡去。
  (十)远渡重洋
  我的业务部门底下设有三位襄理,逸秋是当中的一位襄理,但在我的协助之下,逸秋的团队以高业绩遥遥领先其实两组人马。虽然逸秋的业绩让我很满意,但,我既然是部门经理就必须兼顾其它的团队,所以将另外两位襄理一起叫到办公室听训。
  李襄理,是一位资深的襄理,做事虽然稳健但略嫌保守。曾襄理,则是一位中年男性,业绩起伏不定,时好时坏,之前他的业绩之所以大好,最主要的原因是手下有个大将,那个大将就是升任襄理的逸秋,自从逸秋离开后,那组的业积就积弱不振。
  我开口说:「两位襄理,我想关于你们的团队,我实在是不知该从何说起,但很明显地你们的业绩跟杨襄理的业绩似乎相差悬殊,对此你们有甚幺话说?」说完看着李襄理,示意要他先发言。
  李襄理说:「报告经理,我们这组业绩虽然没大好,但一直很稳定。」我笑着说:「李襄理,业绩稳定不一定代表是好现象哦!我希望你回去写一份报告给我,告诉我你将如何改善。」李襄理唯唯诺诺的点头。
  接着我将目光转向曾襄理示意换他发言,他清了一下嗓门,说:「经理,我们这组业绩之所以掉下来,原因是杨襄理离开后,一直补不进来像她那幺优秀的人才,所以……」
  我听完曾襄理的话不禁勃然大怒,怒斥他:「曾襄理,我想你这说词可能很难说服我跟李襄理吧!我不也是曾经在李襄理底下做事情吗?我虽然离开,但李襄理这组业绩并没有因此而掉下来啊!虽然他们的业绩并没有很突出,但也未受影响不是吗?我希望你在下班前给我一份报告,如果让我不满意,嘿嘿!我会在高级主管会议里提出来。你这组业绩已经被副总老总盯上了,做不好就……」下面的狠话我没再继续说下去。
  正当处于尴尬的时候,电话内线传来美津的声音,总经理要我去他办公室一趟,没多久副总也打电话来关切并也要我去一趟。
  挂上电话,我对他们说:「你们都听到了吧?老总跟副总都找我去,为的就是业绩的事情,你们先下去吧!」两人恭维的点头离去。
  在去老总跟副总办公室前我先将逸秋叫进来,逸秋进门后对我说:「蝶姐,怎啦?我看刚刚两位襄理好象很沮丧的样子。」我笑说:「还不是因为你的业绩太亮丽了,相形之下就显得他们不够努力,而且一位曾经是我的襄理,一位曾经是你的襄理,如今变成是他们的上司,而你也跟他们平起平坐,你说他们能不呕吗?」


  逸秋笑说:「如果不是蝶姐暗助,逸秋怎可能超越他们。」我上前搂着她的肩膀说:「秋妹啊!不管他们了,一会我要去报告业绩,如果曾襄理报告让我不满意,我不排除提出新人选,你帮我留意一下他们手底下、或是你手下手有哪些能干的人选,先想好以备不时之需。」逸秋点点头离去。
  我收拾一下桌上的文件后走去老总办公室,老总笑着对我说:「小蝶啊!从你当上经理后,公司业绩比以往成长近乎四成,果然证明你很能干,尤其是逸秋那一组有你的帮助,光是他那组的业绩就占了总业绩的六成。」我谦虚的说:「老总啊!也不完全是我,其实逸秋本身能力也很强。」老总接着说:「但美中不足的是其它两组业绩跟不上来,长久下去恐怕也不是好事,会演变成强者恒强,弱者恒弱。」
  我点点头说:「这一点我注意到了,刚刚我把两位襄理叫去说了一下话,并要他们写报告给我,不过我发现曾襄理似乎不够积极,他把业绩滑落归咎于逸秋的升任。」
  老总拍桌怒道:「如此不负责任,你就写签呈把曾襄理换掉!」我笑说:「您先别生气,等我看了他的报告后再研议,如果真是朽木不可雕也,那就换人做做看。一会我会去副总那,我想他也是要谈这事情吧!毕竟曾襄理是他的人。」
  老总点点头说:「没错曾襄理是他推荐的,如果真要除去他,我想你跟他知会一下会比较好。」
  离开老总办公室,我先在门外与美津商量了一下,美津的意思是要我尽量别动曾襄理,并要我试图帮助他们把业绩带上来,真的带不起来再除去。我也认同美津的说法,毕竟我刚坐上经理的位置,如果一下子就开始走马换将,不免让人有秋后算帐的感觉,到时候恐怕副总会更加提防,只要他心生警觉避免犯错,那我升任副总就不容易了。
  在副总办公室敲了一声,等他呼唤我进去,我一进他的办公室,未经过他的许可,径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并且翘起二郎腿笑说:「副总找我有事吗?」副总看我行为放肆,居然也不以为意,他说:「衣蝶啊!从你当经理后,公司业绩大幅成长,尤其是逸秋那一组更是表现出色,但美中不足另外两组显得太差了,公司是讲究团队,所以希望你多督促其它两组。」我笑说:「您说的是,我刚刚有约谈他们两位襄理,并要他们写一份报告给我,但是在提写报告前,曾襄理似乎把业绩滑落怪罪在逸秋升任襄理,这事您怎看?」
  副总说:「这样说法似乎有些不负责,你等看了他的报告再行定夺。」我说:「副总啊!曾襄理可是您提拔的哦!所以我这才先知会您一声,如果到时候他的报告让我不满意,您可别怪我走马换将哦!」副总说:「你尽量想办法拉他们一把,真要是拉不上来,你要提报换人,那也是你做经理的权力,我还能干涉吗?」
  我笑着站起来走到他前面,小手轻轻抚摸他的脸颊,低声说:「副总啊!您可真明理。对了,上次逸秋的内裤您喜欢吗?」提到逸秋的内裤,他脸带笑意说:「当然喜欢啊!那内裤上的淫水味道棒极了,几时也送我你的内裤啊?」我笑着轻轻赏他一巴掌。
  转身离开办公室前,突然转身对他说:「等着吧!会有那幺一天的。」当我回到办公室后不久,李襄理送来报告书并在一旁等我看,我仔细看了一会,然后抬头对他说:「李襄理,你的报告我看了,还满有诚意改进的,再怎幺说我都曾经在你手下办事过,基于这一点私谊我会尽量帮你,但人助也要自助,我相信你应该知道吧!」
  李襄理点点头表示感激。待他离去后,接着曾襄理送来报告书,整个报告书还没看完我就开口说:「你的报告让我很不满意,我看还是看你月底前的业绩再论吧!」
  等曾襄理离开后,我起身前前往副总办公室,一进门我就将报告书交给他,并且对他抱怨地说:「副总您看看您的人,这份报告书简直是推卸责任,摆明了倚老卖老,欺负我这个菜鸟经理,您可别怪我不留情面哦!到月底如果他做不出业绩,我会把他踢掉,先告诉您一声,别说我不尊重您哦!」副总笑着说:「你还是帮帮他吧!真的不行再撤换好吗?」我激动地站起来说:「什幺?他这种态度,您居然还要我帮他?我不妨把话说白,他只要是没让我满意,我撤换的心意绝不更改,就算是您保他,我也一样不给面子,别怪我把话说绝!」说完愤怒地甩门而出。


  一离开副总办公室就往老总办公室走去,并且将所有情形告知,老总支持我施展铁腕政策,有了老总默许,我更坚定自己的意念。
  下班后阿基带我们去纱帽山的土鸡城,我们一边吃,一边提起今天部门的事情,阿基在一旁似乎插不上嘴。突然林董来电问我们在哪?我告知他我们正在纱帽山,他说他在别墅,要我们顺便去签子公司的合约,于是我要阿基先开车载我们去林董那,美津则由阿基开车送他回家。
  林董一看到我跟逸秋,高兴地将我们搂着。逸秋开门见山的拿出契约书,林董看了皱了一下眉头,我笑骂逸秋:「秋妹,林董是说话算话的人,你是急什幺啊?」
  林董笑说:「还是小蝶最懂事,逸秋犯错该罚。」逸秋赶紧陪笑的说:「是……是逸秋该罚,不知林董今天要怎幺罚我啊?」逸秋说话的同时,脸上尽是妖媚的神态。
  林董笑着说:「今晚就罚你让我走旱路!」林董的脸上堆满了淫意。
  逸秋惊讶地说:「林董,别啦,人家那里还是处女,会痛啦!您换别的方式好吗?」
  林董不理会逸秋伸手就将我搂着,我热情地将湿润的双唇献上,逸秋则在她身后帮他脱去衣物,并且在他的背部上舔着。我一边与他接吻一手往下伸,将肉棒抓住慢慢套弄起来,我将舌头抽回后,自行脱去全身的衣物,林董赞赏的说:
  「小蝶,你的白虎穴真美,刮得真干净,快趴下让我吃吃。」我听话地趴下、沉腰、并将屁股翘得老高,他在我身后掰开我的臀部,舌尖在菊蕾与穴缝间游离着,我被舔得舒服透了,不由自主地抬起头呻吟:「哦……好舒服喔……林董,您真会舔……嗯嗯……啊……舔……舔到心坎里去了……嗯嗯……」
  逸秋也趴在他屁股后面,一手掰开屁股,舌尖对着林董的股沟、阴囊来回地舔,并将舌尖轻轻顶着菊蕾,然后在菊蕾上吐了些许口水,进而又手指头插入林董的菊花。
  林董舔着穴,含糊的说:「嗯嗯……逸秋……你真骚……对……再插进去一点……哦哦……」
  逸秋听到他的鼓励后,竟然快速地在他的屁眼上抽插起来,而我被舔得淫水直流。突然林董缩回舌头,跪在我身后,肉棒对准浪穴「噗吱」一声,粗大的肉棒应声插入,并且开始插干,一边干一边打我的屁股。
  我被干得快感连连,口中的低吟转而高亢:「哦哦……干……干死我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又……又顶到穴心了……林……董……小……小蝶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啊啊……到……顶到了……嗯嗯……」
  林董一边干我一边指挥逸秋趴下,当我高潮后将肉棒直接拉出,并且迅速地干入逸秋的白虎穴,逸秋同样被干得哇啦哇啦直叫:「哦……大鸡巴干……干死人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天啊……真美……用力……再……用力操……哦……操死我了……好美……」
  当逸秋高潮后正忙着喘息,突然林董将湿淋淋的肉棒抵着逸秋的菊蕾,逸秋惊吓地说:「林董,不……不要……会痛……饶了逸秋吧!」逸秋脸上满是惊骇的眼神。
  我在一旁安抚逸秋并对林董哀求:「林董,算了,饶了逸秋吧!」林董全然不理会地将满是淫水与阴精的肉棒对准逸秋的菊蕾,慢慢地将龟头挤进去,逸秋皱着眉头拼命闪躲,无奈林董将她紧紧抱住令她动弹不得,白嫩的臀部被拍打得红了一大片。
  淫水如水库泄洪似的奔腾而出,我激动得紧紧抓住床单,不时的提臀上挺,浪穴里感受到他嘴里发出一股强劲的吸力,狂泄而出的淫水被他照单全收。
  我的身体开始颤抖不已,口中原本的低吟转为高亢而又狂野,长发配合着甩动,一边浪叫着:「哦哦……死……要死了……嗯嗯……给我……呜……公……完了……我……不……不行……顶不住了……啊啊啊……」在他高超的舔穴及灵巧的手指插弄下,我将兴奋的阴精排出体外,原本紧抓着床单的双手也松开了,头部也不再甩动了,臀部也不再往上挺了,全身松软无力,胸部起伏不定,呼吸更是急促而又沉重,粉颊变得更加晕红,嫣红的双唇不时的抖动着。


  这时美津走出浴室返回房间,见我跟逸秋两人娇喘连连的调整呼吸,赶忙走过来嗲声的说:「小叶,先让她们两人休息一下好吗?」说完以爱怜的眼光看着我跟逸秋。
  小叶笑着说:「津,你也该改口跟着叫老公了哦!」美津脸红的低头道:「老……公……」
  美津话一说完立即被小叶搂在怀里,美津挣脱他的搂抱,身子往下一滑跪在地上,一手握住肉棒一前一后的套弄起来,一手在他结实的臀部上爱抚,小口微张,将龟头整颗含着吮吸,小叶忍不住将臀部往前顶。
  美津皱着眉头目光往上飘,左手在小叶的屁股上「啪」地狠狠拍打一下,低头慢慢将肉棒吞入,直到龟头顶到喉间再慢慢吐出,吐出时,刻意地加强双唇的吸力,嘴唇因用力而呈现凹陷,双唇一路拖刮着肉棒身,直到嘴唇即将离开龟头时,再猛然的吞入、吐出,吐出时仍紧紧含住龟头,用力地甩动头部(有如鳄鱼进食时,紧咬猎物撕扯一般)
  小叶被她含弄得兴奋低哼:「哦……美津……婆……你……真……真棒……公的肉棒被你磨得舒服透了……」
  美津一边挑逗肉棒时,游离在臀部的手也缩回来揉搓自己的阴蒂,并不时的探入浪穴里抠挖,没一会,地上满是美津穴里流出的淫水。小叶看她如此激情,索性要她上床趴好,美津趴在床上,臀部翘得又高又挺,浑圆的屁股看起来非常性感诱人,回头看着小叶,眼神迷乱,充满荡妇的神态。
  小叶见状立刻提棍上阵,粗大怒挺的肉棒顶着穴口,沾了些淫水润滑,臀部往前一挺,「噗吱」一声,龟头破唇而入直顶穴心,美津忍不住倒吸一口气。当肉棒慢慢拉出时,龟头棱边一路刮着穴壁将淫水带出体外,直到龟头即将脱离浪穴再猛然插入,插入后展开疯狂的顶刺。
  美津开始狂乱地浪叫:「公……好棒……真……真粗……真大……龟头刮得我好舒服……嗯嗯……小穴……会……会被你玩死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干死我……用力……再快一点……」
  在美津的鼓舞下,肉棒显得格外勇猛,每插入穴里总是顶到穴心,美津的窄穴被干得又酥、又麻、又酸,臀部淫荡地往后迎撞肉棒,双腿不时的颤抖。
  终于她大叫一声:「公……我……要……高……高潮……潮了……哦哦……啊啊……嗯嗯……嗯嗯……来……来了……啊啊……公……不……不行……不行了啊……」
  美津高潮后仍保持原姿势趴跪着,小叶示意我跟逸秋跟着趴跪,我们两人乖巧的趴下,并且将臀部翘得一般高,小叶将肉棒顶着逸秋的穴,一接触穴口立刻插入,并且又是一阵狂插。他一边干着逸秋,一手还在我的穴里抠挖,当逸秋高潮后,他的肉棒立刻拔出,跟着将沾满阴精的肉棒直接干入我的淫穴里,我不断地将臀部往后顶。
  在肉棒勇猛的撞击下,我失魂地发出销魂蚀骨的淫叫声:「公……好胀……干得好深……屄……被……被你干得好舒服……哦哦……快……对……要……要来……来了……哦哦……嗯嗯嗯……」
  我将阴精喷发在他的肉棒上,喷发后趴跪在床上喘息,他看我已经高潮且无力再承欢,于是肉棒再度找上美津的浪穴。
  美津为了快些结束,从肉棒一插入后就用力夹紧她原本就紧窄的浪穴,小叶感觉到浪穴变紧,并且开始收缩,于是做最后冲刺,「啪!啪!啪……」一连数十下清脆的撞击,小叶与美津高声呐喊下达到高潮与射精。
  「公……我……要高潮……了……嗯嗯……好麻……」「婆……我全部射……射给你好吗……哦哦……」四人无力地躺在床上,脸上满是愉悦的神情。小叶仔细地观看我们三人腰间的刺青,并且对于我们的白虎穴满意得不得了,双手在我跟逸秋的穴上抚摸着,美津则捂住下体冲去厕所冲洗。
  稍事休息后,三人一起去浴室淋浴,今晚我们就在这里过夜,直到天明由他开车带我们上班。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逸秋送我、美津、小叶三人去机场,在出境厅前,逸秋大胆地在众目睽睽下与小叶热吻,我走到他们身边建议说:「公呀!此去十天,逸秋一定孤寂难耐很不好过,不如趁还有时间,你找个厕所操操她吧!」说完我跟美津到处闲晃。
  小叶真的听信我的建议,拖着逸秋到一处没人的厕所,一进去就找到一间接近放清洁用品室的厕所,一关上门,逸秋立刻抬头索吻,并一手下探抚摸肉棒并将之拉出套弄。


  两人舌战时间并不长,逸秋挣脱搂抱,身体下滑蹲在地上,一手套弄肉棒,并将肉棒含入口中吞吐,一手伸入自己的裙子里将内裤扯到一边,开始揉搓阴部并不时的抠挖。
  小叶的肉棒被吸得又硬又红,赶忙拉起逸秋要她双手抓着水箱盖,肉棒对准陡峭的臀部,往前一顶,在淫水的滋润下,肉棒很顺利地顶进阴道直达穴心。
  由于是处于公共场所,所以不敢太拖延时间,肉棒一顶进去就是一阵狂插乱顶,逸秋激情地轻哼:「公……给我……快……想死我了……用力干死我……哦哦……再用力……小烂屄爱死你了……用力操……操死我……」逸秋很快的达到高潮,而小叶也呼吸急促急欲射精,逸秋赶紧拔出肉棒转身蹲下,张口将肉棒紧紧含住,肉棒在她的嘴里做最后冲刺。
  在抽插数十下后,小叶全身颤抖地将浓浓的精液射进逸秋的小嘴里,逸秋努力地吞咽滚烫的精液,不时有多余的精液渗出嘴角,直到小叶身体抖动停止,肉棒逐渐萎缩后,才慢慢吐出肉棒,眼神妖媚地看着他,淫荡地伸出舌尖,将嘴角的精液卷入口中吞咽,接着再将肉棒上残余的精液舔舐干净。
  肉棒清洁完毕后,逸秋立刻站起来脱去湿透的内裤,将内裤塞入小叶的口袋里,狐媚腻声道:「公,带着我的内裤出国去,别忘了逸秋在台湾苦等你哦!要时时刻刻的想我哦!」说完在他的脸颊上重重的亲一下。
  挥手告别逸秋后,我们立刻赶往登机门,还好我们不是最后登机。等候将近二十余分,飞机终于行驶到跑道上等候起飞,突然引擎声大作,飞机加速行驶,一会直上云霄,眼下的街道景象越来越渺小,直到飞机升上高空后,空服员开始送餐,我才放下手中的杂志。
  长途的飞行虽然辛苦,但与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出游,内心却是欢喜无比,在高空上一眼望去,尽是一片漆黑,邻近的人都已进入梦乡,而我却因为兴奋而睡不着,转头看看美津与小叶,两人并肩靠拢睡得香甜。
  长时间坐飞机让我血液循环变得很差,于是离开座位四处走走,从商务舱经过经济舱走到机尾,一路走过一片黑暗,大多数的人都已熄灯入睡,只有少数不到三、四人开着阅读灯。我在机尾靠进厕所处活动,突然听到厕所里传来细微的女子呻吟声。
  不久看到一位男子走出厕所,跟着走出一位妖艳的女子,那女子经过我眼前目光与我接触时,一脸晕红,吐出舌头快速回座,并不时的回头望着我。当我好奇地走进厕所后,看到马桶盖上还有一些残留的精液,脸上一红赶紧走出厕所。
  回到座位后,脑子里一直幻想着那对男女在厕所里交媾的景象,并不时幻想逸秋跟小叶在机场厕所里燕好,一时动情,将毯子盖在身上,小手在毯子下拉开牛仔裤的拉炼,伸手在内裤上阴蒂的位置,用指甲尖轻轻刮着阴蒂,双眼紧闭享受着,手指头开始压着阴蒂揉着。
  当要高潮时,空服员忽然出现,吓得我赶紧缩手迅速拉上拉炼,原来是前方座位按服务铃。情欲一下子被浇熄,趁着空服员在这顺便跟她要了一杯红酒,等红酒喝完后,慢慢觉得有些睡意。
  当醒来时,是被小叶叫醒用餐,我对他表示说:「公,我才刚刚睡着,不想吃,你们吃吧!别吵我,让我继续睡。」说完又开始梦周公。
  睡梦中感觉有人在揉搓我的乳房,眼睛一张开,只见四周一片黑暗,低头一看,原来是小叶在揉搓我,我见四周之人皆已入睡,故大胆地向他索吻,并一手在毯子里面搓着肉棒,进而将肉棒拉出。
  他见我胆大妄为、毫不畏惧,于是缩回舌头,掀开毯子,将我的头往下压,我在他的座位前跪下拉开拉炼(头等舱座位比较宽敞,但仍嫌拥挤)将肉棒拉出套弄,湿滑、温热的舌尖,灵活地在龟头周遭舔弄,并将龟头含入口中吮吸。
  肉棒逐渐地被小嘴吞蚀,他不时的将臀部往上提,龟头怒气冲天的顶着我喉道口,杀气腾腾的想突破喉道,但被我阻止,因为我已经开始有些反胃,所以慢慢吐出,吐出时贝齿一路轻轻刮着肉棒,直到龟头处再用力吮吸,此时肉棒变得又粗、又硬,他赶紧将我扶起。
  趁着大家都熟睡之际,小叶硬是将我拉到厕所(那情形犹如之前经济舱那对男女)在窄小的空间里,我将牛仔裤、内裤脱掉,他只将拉炼拉开,拉出肉棒顶着穴口,并将我的丁字裤硬塞入我的口中(避免我发出声响)口中含着自己沾满淫水的内裤,浓郁的淫水味使我更加情欲高涨,臀部不断地主动后顶,突然他身体一个往前挺,粗大的肉棒撑开两片蜜唇顶着我的穴心,还好有内裤塞住我的嘴,不然我可能会在万尺高空上惊声尖叫。


  肉棒一经顶入立刻狂插,我被干得几乎魂飞魄散,很快的就达到高潮。不久他的呼吸也越来越沉重,我开始夹紧臀部,阴道开始收缩紧咬着肉棒,他在我穴里冲刺三十余下,当要射精时,赶紧将我口中的内裤拿掉令我跪下,我迅速转身跪下,张口含入。
  才刚含入立刻就感觉到他在我口中爆发,直到他的身体停止颤抖,我才慢慢吐出肉棒,并且故意张开嘴巴,让他看见口中浓浓的精液,然后妖媚含笑地看他一眼,星眸微闭,蠕动喉道将精液吞咽。「咕噜!咕噜!」为数不少的精液被我吞食干净后,伸出舌尖帮他清理龟头,吞吐一会再吐出,并催促他赶紧回座。
  他先走出厕所,确定无人后再敲门做暗号,我赶紧离开厕所回到座位上。一坐上位置后,美津即暧昧地问:「蝶妹,我刚刚怎幺做了个梦,梦见你在飞机上跟人家做爱耶!」美津一边说一边观察小叶的表情。
  我脸红的说:「我是吃坏肚子,跑去上厕所,你别胡思乱想。」说完闭上眼睛装睡。
  美津在小叶耳边轻问:「公,你们跑去厕所做爱吗?」小叶笑着点头。
  美津将嘴巴贴近我的耳朵说:「小荡妇,你老公都承认了!你还在装睡,呵呵!」说完还故意在我的耳垂上舔了一下,害我打了个冷颤。
  经过长时间的飞行,也忘了吃了几多次餐,终于抵达巴黎机场,原来巴黎机场并没有我想象的大,它的面积似乎比中正机场还小。
  到了入境大厅就看到饭店有人来接机,我们被直接带往饭店,办好手续进门房间后,我立刻去浴室冲洗,而美津一进房就双手勾着小叶的脖子,两人在入口处就热吻,直到我冲洗完毕两人还未结束接吻。
  我笑说:「津姐,你也太猴急、太饥渴了吧!」经我一说,两人才分开紧贴的身体。
  一整个早上我跟美津都在饭店休息,而小叶则是去与客户见面,当他回饭店时已经是傍晚时分,我们三人一同去塞纳河畔散步,并在文人骚墨常驻足的左岸晃了一段,走累了,就在左岸喝咖啡。
  看着窗外一对对男女当街拥吻,浪漫的气息似乎也感染了我们三人,我转头在咖啡厅里当面向小叶索吻,当我们接吻结束后,美津也凑过来索吻。
  我观察了一下别人的目光,发现许多老外不解,为何一个男人轮流热吻两位女伴?我想这层关系绝对会让人想破头,但我们仍不以为意地待在咖啡厅里,并且不时的谈笑风生。
  稍晚回去饭店洗澡并盛装而出,晚餐时品尝风味绝佳的葡萄酒,在酒足饭饱后搭车去「疯马俱乐部」,里面的表演与「红磨坊」有些相似,但是「疯马俱乐部」更为疯狂、香艳、大胆,里面的表演者全身赤裸,一群金发碧眼的美女站在一起抬腿跳舞,一眼望过去,身高一般高,奶头的胸线也呈现一般高,下体的阴毛全都刮成倒三角形(但是我怀疑她们的阴毛是用贴的,因为全都是黑色阴毛,与头发不相称)我们一边看表演一边喝着香槟。
  我突然感到有些尿意,起身走往厕所,出来后碰到一位金发男子,看他略带酒意的走向我,我立刻提高警觉,接着他用生硬的日语跟我问安:「空棒挖!」日语晚安的意思,或许他误认为我是日本人。
  当我正准备礼貌性地回答他时,他忽然冲过来正面抱着我,我不断地挣扎,他见我无法逃脱,低头就想吻我,我抬起右脚用细跟的高跟鞋在他的脚背上踩下去,他痛得大叫一声:「FUCK!」放开紧抱的双手,接着我将膝盖上提,猛力地顶撞他的下体,他痛得流泪,但叫都叫不出来,倒在地上双手按着下体。
  这时正好该俱乐部的保镖走出来,看到有人倒地,立刻问我还好吗?我向他表示我OK!然后指着地上的男子说:「他有麻烦!」说完径自走回表演厅继续看表演。
  不久一位金发女郎送了一瓶香槟给我,我正感到纳闷时,俱乐部经理走到我的座位向我致意,透过该俱乐部的翻译才知道,他对我所遭遇到事情感到抱歉,并且送了三张明日的门票给我,我向他点头致谢。
  回饭店的途中,小叶跟美津都问我是怎回事?我将发生过的事情详述一次,美津崇拜地说:「蝶妹,你好厉害哦!临危不乱地将色狼制服。」说完猛搂着我的肩膀。
  小叶说:「是啊,老婆你真机警,那男子被你那幺一顶,我看也够他受了,而且在俱乐部里滋事,那保镖一定会好好修理他。」我耸了一下肩膀,表示没什幺。


  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们每天到处游玩,凡尔赛宫、罗浮宫、香丽榭大道、凯旋门……到处都有我们三人的踪影,当然免不了夜夜上演「香艳三人行」。
  好时光总是短暂,今晚是在法国的最后一晚,我跟美津两人都穿着透明的薄纱,薄纱内空无一物,两人双手搭在阳台栏杆上,同时将两个细嫩白晰的臀部高高翘起,而小叶则在我们身后轮流插干,我们两人都分别达到了高潮。而小叶也在射精前要美津转身跪下,肉棒在她的嘴里抽送,直到精液完全射入美津的口腔里,三人才去冲洗,然后相拥而眠。
  (十四)女性复仇记
  在结束法国之旅,经过漫长的飞行后终于返抵中正机场,逸秋带着阿基来接机,而小叶则由他们公司专属司机带走。在车上逸秋跟我及美津问好,至于公司的事情绝口不谈,自从我对她说小建是总公司的人之后,逸秋开始说话比以前谨慎多了,直到回到家中后,逸秋才肆无忌惮地与我们谈论公司的事情。
  逸秋说,最近林董曾经打电话来,在电话中表示有一个案子要让我们去谈。
  隔天中午我主动地打电话给林董,并且与他约定下班后见面,在公司时,我跟逸秋两人已经研拟好该如何谈,下班后,美津因为好奇,所以也就与我们一起去赴约。
  一进餐厅,就看见林董与一名年轻男子在交谈,当我正准备走过去时,正好那名男子转身过来向服务生说话,我大吃一惊,顿时脸色大变,停顿不前,赶紧将逸秋与美津拉到一旁去,逸秋好奇地问:「姐,你怎啦?怎不走过去跟林董碰面?」逸秋一脸的疑惑。
  美津瞧出我不对劲,赶紧问:「蝶妹,怎啦?你的脸色不对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?」美津关切地紧抓住我的手。
  我红着眼眶转身逃离了餐厅门口,来到马路边掩脸哭泣,逸秋赶紧跑过来问我:「姐,到底发生什么事情?快告诉我好吗?」美津也催促着我说出来,两人急于知道我为何哭泣。
  原本我正要走去跟林董会合,但当与他一起同来的男子转过头来时,我一眼就认出来,那人竟是轮奸我的人,其中一人,小虾。逸秋与美津两人听了都同仇敌慨,誓言要帮我讨回公道。
  我感激的说:「妹,看来这笔生意我们要放弃,你会不会舍不得呀?」逸秋听了猛皱眉头,不发一语。
  美津竟有些生气的说:「秋妹,生意再找就有了,难道你还真舍不得这笔生意吗?」说完猛盯着逸秋看。
  逸秋笑着说:「蝶姐、津姐,你们别小看我哦!我可不是唯利是图的人,我们是姊妹,我当然支持蝶姐,只是……」逸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
  我哀凄的说:「妹,只要你肯为我放弃这笔生意,作姊姊的会感念在心。」说完眼泪欲滴。
  美津急着对我们说:「蝶妹,你先别哭。秋妹,你倒是想怎样,快说啊!」逸秋不急不缓的说:「蝶姐,你想不想报复?」我瞪大眼睛的说:「报复!当然想啊!这三年多来我从未放弃这个念头。」逸秋接着说:「既然你想报复,那我们还是进去把这笔生意做成吧!」我跟美津两人惊讶地瞪大眼睛说:「你说什么?」美津气着说:「秋妹,说来说去,你还是想做这笔生意是吗?」逸秋赶紧安抚的说:「听我把话说完,蝶姐,生意当然要做,报复也不能放过,至于如何做?嘿嘿!蝶姐你是聪明人。」逸秋说话的同时,从皮包里拿出封口袋对着我摇晃。
  我恍然大悟:「妹,你的意思是……」至此,我完全了解她的意思,只有美津还一脸茫然。


上一撸:红杏出墙迷途知返(3)



下一撸: